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站内搜索:
战疫专栏 您的位置:首页 >> 作品赏析 >> 战疫专栏
 
安南:庚子春记
双击自动滚屏   添加时间:2020/4/1   浏览次数:906   信息录入:admin   【字体: 】    收藏  复制   打印

庚子春记

安南

 

乍暖还寒。年前所感风寒,经连日吃药打针甚至输液还是须根未断,不得不带病过年。

年来了。一个叫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传染病,像瘟神一样也接踵而至。当时我已在成都。除夕那天便打的赶赴亲戚预订的团年饭。

饭后走出酒店,天已黑。一路街市灯火缤纷,人影无几,一座繁华都城,仿佛转眼间便沉寂得近乎像座死城。按往年除夕之夜,虽禁放鞭炮,但人们踩鸣气球还是此起彼伏的。

古时候,民间传说是头独角怪兽,极其凶残,每到腊月三十就窜出来祸害人畜,届时家家燃放爆竹,震慑恶年。故而有了过年关一说。

看来,今春年关,难过。

这时间,武汉因染毒垂危乃至丧命人数持续上升,疯狂毒魔已经越城跨省!

一时仿若没了春晚,就连储备已久的新春快乐,合家欢聚也荡然无存了。包括那顿年饭不但余味顿无,反倒生出些许余悸。倘若早知详情,成都是断然不会去的。

亲情疫情孰轻孰重?其实无须掂量,毕竟命大于天。

而更大问题是,自己还时不时地咳上两声。这下自疑其似便跟鬼影似的,在心头时隐时现。

大年伊始,成都已出现冠状病例。自此被困成都。

每每一觉醒来,就又是电视又是微信地慌忙关注疫情。毒源、防控、数据、封城、驰援……各种消息纷雪般铺天盖地,几乎充斥了整个昼夜视听。其间,我特别留意怎样区别新冠肺炎与普通感冒的信息。

有了。经反复对照,再经仔细检索近期行踪,结果毫无繁杂轨迹,更无陌生交际,且体不烧力不乏,于是自信渐增。

这时的自信似乎足可抗疫。

窗外天朗气清。绿枝摇曳,飞鸟啼鸣,如招似唤地铺开一幅诱人春景。

可门是千万不能出了,耐得住寂寞就躲得过毒魔。不管是响应号召还是贪生怕死,反正孤在家里总比武汉民众困苦于水火好之千倍万倍。

纵觉无聊之极,也不妨当作无恙之基。兴许舍去一春,就将得来一生。

电视手机反复提醒出门戴口罩。无奈一罩难求,也罢。门,不就是一副百毒难侵且经久耐用的口罩!同时还叫勤洗手,这一来,即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也不由自主地动辄洗之,两三天里就养出洁癖来了。

屋外依然异常空寂,只有电视里持续不断地鼓角争鸣,各路军地白衣勇士源源不断逆奔湖北,会战武汉,前赴后继地投身于一场没有硝烟却有牺牲的战争。

有人揣测:疫毒宿主是果子狸、蝙蝠、蛇……

此战,莫非是场人兽之战?

究竟谁先挑衅?网传说,有人面对野生动物只顾口味,不知敬畏。若果真如此,岂不是一人作恶全家遭难!为之而付出的代价,正与日俱增!

而我首先琢磨起了蝙蝠。这个动物,川人之所以普遍称之为燕老鼠,多半是因其飞姿如燕、长相如鼠,而又昼伏夜出捕食蚊虫,所以人们既厌之又护之。另在传统民俗文化中,蝙蝠还寓有福从天降的意思,属吉祥之物。

至于蝙蝠这下是否真就成了罪魁祸首,所带疫毒到底有无狡猾过人之处?就不知究竟了。

相信科学。惟有科学不会制造冤案,迟早都会给出正确答案。

不管怎么说,蝙蝠总背了个鼠名,这又遇上个鼠年。

想来,也觉得有点儿蹊跷,汶川地震同样突发于鼠年春,当时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恢宏壮阔,与当下举国援鄂同样无别。

网上所列庚子史难,我总觉得巧合大于必然。而鼠年不吉,就更像玄说了。不过老鼠之精倒是不假,据说在动物界里,老鼠的繁衍生存能力几乎强过所有禽兽,前趾为偶、后趾为奇也独一无二。难怪古代阴阳术士仅仅因其奇偶同体,便说鼠能纵跨阴阳、掌控乾坤。古人还依据动物活动规律,将老鼠排在了十二生肖之首,名曰子鼠。至于有些传说,不外乎都意在凸显其精。

庚子也好鼠年也罢,但凡人类生命尤其个体,在面临不期而至的灾难时,何以至于撕心裂肺肝肠寸断?那就要看世界的一粒尘埃落在谁的身上了。我至今都记得,在汶川地震中自己遭惨之重,是山。

也许是由于震灾后遗症,我突生臆想:假如这时再闹下地震,将我们置于腹背受敌、进退两难的境地,那又会是啥样一副惨像呢?更何况还春寒料峭。

就这样东想西想地困在家里已过七八天了。只不过再困仍旧子夜不过,不眠。这晚照常守着电视熬到午夜,忽然沙发微动、吊灯轻晃。显然,地震了!幸好一摇而过,像地球无意间抽了一下筋一样。

官方消息也快:230005分,成都市龙泉区发生5.1级地震……

跟着坊间段子手们快枪般连发不断:

大家稳住,不要中了病毒的调虎离山之计。

地震大省要有骨气,8级以下不要开腔——人家要笑。

……

过后见微信里有武汉人说:成都人的风趣超过武汉人的幽默。

其实地震瞬间我却有过瞬间纠结:到底出不出门呢?

此前几天,与一个朋友微聊过这一假如。地震当晚她就说我是乌鸦嘴。我说我应验了墨菲定律:怕啥来啥。

这段时间,各种微信碎片从早到晚就没消停过,虚虚实实真真假假,大多要么有点耸人视听,要么让人大失所望,久而久之就觉得看累了,看烦了。索然之下干脆再也不点不转,夜夜清屏,免得又占内存又伤神。除非含有品味的风趣段子或者幽默视频,不妨看看转转,聊以乐己亦乐人,松弛松弛神经。

每日疫情,就只关注央视新闻联播东方卫视新闻了。之后,便交替观看电视连续剧《特赦1959》和《新世界》。

由此,我不禁自问自答:啥时候,我们才获特赦而走进疫后新世界啊?莫虑,指日可待!

至于周边疫情,小超每晚都会带回成都地区的准确数据。我从中得知,都江堰一直0记录!他的信息来源,不容置疑。

小超供职于成都市某区卫健委,正月初三就提前上了班,整日督导几大医院、汇总防疫信息,天天几乎都早出晚归。每次一进家门,老老少少差不多都异口同声:先洗手!

这一晚,我俩往往又会绕着疫情的这种现状、那个问题,论战一番。

不觉间,足不出户已过半月之久。虽一直不见拐点,但事态已经日渐好点,于是决意回家。正月二十晚,亲戚小何开车相送。掐指一算,闭关整整二十天终于走出房门,从蓉返程。

都市春夜依然彩灯辉映,街巷凄清。一路驶来直至上了成灌高速,都畅通无阻,只在出成与进灌两个站口停了片刻,先后测过体温后,均无放行。

然而,都江堰防疫丝毫未松,武汉抗疫仍在激战。不少白衣战士因被感染相继倒在了阵地前沿!

只因那一身的白,我想起了白求恩,和那篇感天动地的纪念。于是想给他们写点什么,哪怕一首诗。随后便闭门造了起来,像自以为构建了一座高入云天的煌煌灯塔,且还用了不少金砖银瓦,却感觉一旦放在他们面前,那不过是条漂浮着陈枝滥叶的浅浅溪流。何况不知,那整日整夜都忙得汗流浃背、全神贯注地救人于生死之间的卫士们,谁看?谁又有时间、有精力来看?

罢了。与其绞尽脑汁鼓捣文字,实不如静静地为他们,为湖北和武汉,也为至爱亲朋祈祷,祝福!

事实上,写或不写都天地可鉴,全民已见:那一队队一群群一个个白衣战士,都是神州劲旅、国家功臣、民族英雄!

习近平总书记已经向他们当面承诺:我首先为你们记头功!

大地回暖,万物复苏。当我第一次戴着口罩走出家门,漫步柏条河岸时,忽觉口罩像副道具,发现自由与幸福,源于畅快吐纳,大口呼吸。

进而笃信:百姓生活,终将如同古堰春水。

 

2020年初春

 
 
收藏本页 | 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  上一篇: 何一东:春天,我们又相遇
  下一篇: 刘顺洪:防控疫情,最后一公里
 
相关阅读:
刘顺洪:清明雨,点点泪  (阅读1264次) [2020/4/4]
盛红:全民过上云生活 (阅读949次) [2020/4/4]
孟原:春天、流水、清明 (阅读1002次) [2020/4/4]
刘顺洪:防控疫情,最后一公里  (阅读1034次) [2020/4/4]
安南:庚子春记 (阅读906次) [2020/4/1]
 
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-2018 WWW.CDZJW.VIP All Rights Reserved. 成都市作家协会  蜀ICP备17005261号-1
电话:028-86021768 通联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益州大道北段1599孵化园9号楼E座5楼 文学部
建议使用1024*768以上分辨率,Internet Explorer 6.0或以上版本浏览本网页以获得最佳效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