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站内搜索:
散文 您的位置:首页 >> 作品赏析 >> 散文
 
晓林:开锁
双击自动滚屏   添加时间:2020/7/29   浏览次数:87   信息录入:admin   【字体: 】    收藏  复制   打印

终于开学了,我提早来到学校, 开学典礼要重视,我是一个讲究仪式感的人。

掏钥匙开办公室,怎么插不进去?拿错了?就这几把随身钥匙,闭着眼睛凭手感,也绝不会摸错。锁的问题?不就一个多月没开过吗,不至于锈死了呀!

碰到鬼了?一大早就不顺心:叫了两次送儿子上学,老公却在床上装死,气得我狠狠揪了一把他油腻的懒肉,他一边嗷嗷叫痛,一边嘟嘟嚷嚷:“你俩都要开学,就一路去嘛。”

好讨厌,一个上小学二年级,一个教高中一年级,路线方向都不一样,咋一路去?管他高兴不高兴,拖起来!结果搞得大家都憋着一肚子气出门。

刚结婚那阵,每天都是他喊我,等我起床时,醪糟蛋都递到手上了,男人真会玩从奴隶到将军的鬼把戏。

莫急,越急越插不进去,慢点来。咋还是插不进去,烦。

真烦,整个暑假都被老公毁了:开始是他要去青岛开会,我和儿子想跟着去,他说按规定不让带家属。其实我也不是想揩公家的油,只是想顺便让儿子去看看海。真不能带就算了吧,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。可等他回来后我提议一家三口去北戴河,总得满足儿子看海的愿望吧,他又说工作忙,走不开。结果买好的一家三口亲子衫,出门只见母子衫,不见情侣装,飞机上邻座的小女孩问我儿子是不是单亲家庭。我郁闷!

儿子的暑假作业不辅导不检查,就连和儿子做个听写都要推给我,理由是他的普通话说得不好。难道这不是“子不教,父之过”吗?

感觉暑假还没正经在一起过过就完了。我要追剧时他要睡觉,我要想躺着好好说说话他要打游戏。昨晚他突然没头没脑冒出一句要生二胎,我冲口就怼:“生个疮,我又不是你的生育机器,没门。”当时我正准备开学的事,一点心情都没有,懒得甩他。

必须插进去,我右手用钥匙使劲捅锁眼,左手摇晃着门的把手,终于勉强进去了。以前天天插,天天用,进出多顺溜,真是用进废退。

脑子里还是老公那副猪头样,怎么变成这样子了呢?以前他多好呀,我一下班回来,可口的爱心饭菜就端上桌了,饭后还和他妈争着洗碗。每天多早就给我放洗澡水,或者帮我洗脚,还用毛巾仔仔细细把一个个脚趾缝缝揩得干干爽爽的,边揩边夸我脚长得好乖好好看,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。其实由于人瘦,我脚上只有皮筋骨,脚趾显得太长,大脚趾外侧还拐出一个大包包,平常我都羞于示人。他煞有介事地说这是希腊脚,是奥运会取圣火的希腊女神的美丽赤脚!我心知肚明:他这个毫无幽默感,也不会故意讨好人的理科直男,那时纯粹是爱屋及乌了。

自从生了儿子,他就再也没帮我洗过脚了。一天到商场去给儿子买复读机,我想顺便买个电热盆泡脚,他居然说:“你那叫花子脚,再泡就那样。”边说边回头盯擦肩而过的美女……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。

他这样也不代表什么,也不说明什么。莫乱想,继续开锁。

插是插进去了,咋拧不动,打不开呀!

挠心!都说婚姻有7年之痒,我们结婚已8年了,会不会是痒病来了?

就因为儿子学说话时第一声叫的是“妈妈”,他也跟我赌气,我说可能是谁陪小孩的时间多,就先叫谁吧。他却也振振有词:隔壁陈老师,老公在外地部队里,儿子咋先叫的是爸爸!好无敌哟,这明明是陈老师刻意教的嘛,我能说什么呢?

那天他在外面喝了酒或者听说了什么闲话,回来语无伦次地说要给儿子化验DNA,我当场就翻了脸。第二天他妈发现我一副冷战的面孔就骂他:“你儿子是不像你,但他和你爸一看就是一个盒子里扣出来的两个馍馍,还要化验啥子!?”别想多了哈,他爸在他才两岁时就丢下他们孤儿寡母英年早逝了。老公却若无其事地神回复他妈:“我是学生物的,咋不晓得是隔代遗传嘛,是她总嫌我不懂幽默,我就和她开个玩笑。”说来说去还是我的错!有这样开玩笑的吗?我看明明是酒后吐真言。气死我了!

还是拧不动,我手指都拧痛了,不知钥匙和锁痛不痛。都说哪把钥匙开哪把锁,钥匙和锁就像夫妻搭档,看来久不合作也不行呀。

此刻要是有把“万能钥匙”该多好!人人都想自己手中有把万能钥匙,尤其是男人,更尤其是别有用心的男人。为什么一个男人有多个女人会让人羡慕嫉妒,一个女人有多个男人就被人鄙视唾弃呢?这也像钥匙跟锁一样,一把钥匙能开多把锁,就被人称赞为万能的好钥匙。而一把锁能被多把钥匙打开,就不是合格的好锁了……

实在拧不动了,要不要找同事帮忙呢?

同事王斌通常比我到得早,这小伙子长得有点帅,而且说话幽默风趣,对我特别关心,他那点意思我当然明白。一个办公室的同事,相互关心帮助很正常,但是走得太近,就会招人闲言碎语,万一传到老公耳里就麻烦了。老公有个臭毛病,其实男人都一样:上好的鲜果子放家里,即使放蔫放烂了,他也不在意,外来人多看了一眼,他就心疑。

我有一次在商场试内衣,让他一件件递给我穿,问他喜欢哪件。他都不正眼看看,好不耐烦地说:“都差不多,你自己喜欢就行了。”可试衣间帘子有点没拉严,他赶忙去捂去挡。我就故意气他:“有人愿看就看呗,看得到摸不到,心里当刀绞。”他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:“暴露狂!”看他不开心的样子,我反而有点小开心,活该,你爱看不看!

所以我对王斌的示好一直装傻,一直没让他把那层纸捅破,也许这样最好,他什么话都维护着我,什么事都肯帮我做。可这个时候他咋还不来呢?

马上电话他:“喂,你咋还没到?”电话里和楼上同时传来他的声音:“我早到了呀,桌子都帮你抹干净了,茶都给你泡好了呀!”啊!?自己居然少爬了一层楼!我晕死。

走进办公室,喝了口王斌帮泡的茶,好烫!望着他夸张的笑脸,我顿悟:其实他并不比老公帅,他就是一个逗我开心的喜剧演员,老公就是一头笨嘴笨舌的牛。都说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耕坏的田。可田不常耕还是良田吗?牛不耕田还是耕牛吗?也许老公说生二胎是个好主意,要是昨晚依了他,大家今早就不会憋一肚子气,我也不会昏昏戳戳、鬼使神差地犯这种少爬一层楼的低级错误了……今晚要试试。


来源:四川经济日报

 
 
收藏本页 | 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  上一篇: 唐雅莉:音乐剧欣赏与老年精神生活
  下一篇:
 
相关阅读:
晓林:开锁 (阅读87次) [2020/7/29]
唐雅莉:音乐剧欣赏与老年精神生活 (阅读92次) [2020/7/29]
朱文建:蜀味香天下(上) (阅读297次) [2020/6/23]
侯志明:父母 (阅读302次) [2020/6/19]
康永志:五斗橱 (阅读395次) [2020/6/10]
 
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7-2018 WWW.CDZJW.VIP All Rights Reserved. 成都市作家协会
电话:028-86021768 通联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益州大道北段1599孵化园9号楼E座5楼 文学部
建议使用1024*768以上分辨率,Internet Explorer 6.0或以上版本浏览本网页以获得最佳效果